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月美文博客

让博客充满文学的韵味,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中天香月的原创美文,若有喜欢者,将美文转走时,请一定注明该文的出处及本人的芳名。另外,请不要将我的原创美文用于商业用途。谢谢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诗词欣赏】《南乡子.怀旧》赏析  

2015-07-23 08:22:25|  分类: 诗词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词欣赏】《南乡子.怀旧》赏析 - 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南乡子·怀旧》赏析


生怕倚阑干。阁下溪声阁外山。惟有旧时山共水,依然。暮雨朝云去不还。

●●●○△  ○●○○●●△  ○●●○○●●  ○△  ○●○○●●△

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月又渐低霜又下,更阑。折得梅花独自看。

○●●○△  ●●○○●●△  ●●●○○●●  ○△,●●○○●●△

——宋·潘牥


潘牥,字庭坚,号紫岩,初名公筠,避理宗讳改,福州富沙人。端平二年进士第三名,调镇南军节度推官、衢州推官,皆未上。历浙西茶盐司干官,改宣教郎,除太学正,旬日出通判潭州。淳祐六年卒于官,年四十三。有《紫岩集》,已佚。刘克庄为撰墓志铭。《宋史》、《南宋书》有传。赵万里《校辑宋金元人词》辑有《紫岩词》一卷。存词五首。

此词乃重临旧地,怀旧悼亡之作。上阕写作者旧地重游,但伊人却早已不在,“生怕”二字,藏有许多难言深情。下阕写她乘鸾而来,似乎时时能听到佩环叮咚。词人孤独地折枝梅花呆呆地凝视,大约伊人已逝,化作梅花了。惆怅、孤独、寂寞、凄凉之情,在此时喷薄而出,词意达到高潮,余韵悠远。

词译:我生平最怕的是独倚在栏杆旁边,桥阁下是潺潺的溪水,楼阁外碧绿的青山连绵不绝。只有那旧日的青山绿水面目没有变化,她却像暮雨朝云般一样一去不复还。

她应该化作仙女骑着飞鸾,在清朗的明月下不时地整理着衣衫及佩戴着的玉环。露冷霜降,月儿渐渐西沉,夜静更深,我折下一枝梅花,独自一个人仔细地欣赏观看。

此词起笔就说“生怕倚阑干”,这是为什么呢?下句即点明:“阁下溪声闻外山”。原来是因为怕听那“阁下溪声”,怕看那“阁外山”。这种发端突兀的倒插笔法,极易抓住读者。

昔日曾与恋人朝暮共赏的阁外山水,怎不令人黯然伤情!“惟有旧时山共水,依然,暮雨朝云去不还。”然而,如今这里只剩下历劫不变的自然风景,还同往日一样;那个如仙的女子,却永远不会回来了。

面对着眼前不变的青山绿水,痛感“彩云易散琉璃脆,世间好物不坚牢”!无奈那纤雨流云般的缠绵之情,总是留在心头。胸中郁结,不得不一叹再叹,一吐再吐。“依然”两字一顿,恰如眼含热泪的悲怆的呜咽声。

此词的过片犹如《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希望晴雯死后化为花神一样,表现了一片痴情。词人幻想着:“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如此美丽、善良的人,怎么会死去呢?一定是化为仙女,乘鸾飞升了。

词人多么希望他所钟爱的人儿会在这月色朦胧之夜,乘驾飞鸾从天而降,来跟自己共叙离别之苦,思念之情。他徘徊阁台,久久不愿离去,似乎在等待着那环佩叮咚声的传来。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词人等待的芳魂始终不见来临,此时月儿已经西沉,寒霜降临,余辉更觉惨淡,飞霜寒气逼人。此处连用两个“又”字,写尽心中凄凉况味,道出了死别的无情现实。夜已深,但他还是无法归寝,世间唯有情难舍啊。真情难以撇下,哀思又无法排遣。

在这百无聊赖之时,只有“折得梅花独自看了”!这一结悲切极了,其寂寞凄凉、哀苦无告之状历历如在目。折花独看时的心情如何呢?恐怕难免要想起过去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往事悠悠,仍在心头。如今,凤去楼空,只有独对手里的梅花了。梅花姿致韵秀,品格高洁,看到它,似乎看到了所爱者的影象。万千思绪,皆从这“独自看”三字中传出。

上片说怕见旧时山水,这里偏偏又折花独看,总之是表现了作者摆不脱、撇不下的悲思和旧情的重重缠绕,真是越矛盾越见深情。

小词,贵在以情韵取胜。此词虽为小令,却有许多婉转之处。正如况周颐所说:此词“有尺幅千里之妙”。结句中又暗藏许多委婉曲折,哀感无限,真可谓“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

端平二年登进士第名列第三的潘牥,做过太学正、潭州通判等官,不幸于四十三岁的盛年溘然长逝。这位福建才子擅长诗词,这首词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词人当年定然较长时间地游冶于此地,今朝旧地重来,物是人非,自然不免触目伤怀,于是情不自禁地提笔在那粉墙上题写了这样的诗篇。

“生怕倚阑干”,劈头一句开门见山就把词人来到此间的心情披露纸面。为何“怕倚阑干”?当然是因为当年在这楼阁上、栏杆旁经历过许许多多终身难以忘怀的赏心乐事。而今,楼阁还在,栏杆还在,可那些明眸皓齿、莺声燕姿却梦一般风流云散了,时间的流水、岁月的风尘不知将伊人飘向哪里?在此情此景下,词人怎能不“生怕倚阑干”呢?

“阁下溪声阁外山”是词人此刻倚凭时的所见,溪声与山色勾勒出一个诗的境界,词人在凝视这山色、倾听这溪水时,脑中萦绕的是对昔日繁华的憧憬和回忆。“惟有旧时山共水,依然”是在梦一般的记忆甦醒时,对眼前景物的感叹,这“山共水”的不变更反衬出人事变迁的可悲,因此“朝云暮雨去不还”就成为往事的一个指向明确的象征,它不仅包括情爱和粉黛的倩影,而且包括青春、燃烧的激情和心灵的火焰……

词的下片是对远逝的倩影的遐想和带有梦幻色彩的猜度:当年仙子般神采飘逸的她定然是乘鸾远去了,此刻在这明月如霜的静夜,她可是在圆月下对镜夜妆,整饰她腰间的玉佩、耳边的金环。她可曾想起当年在这楼阁上与她共度良宵的他吗?而今朝凭栏瞩望那永远逝去了的倩影的他,已待得月落西沉,早霜又下,还迟迟不肯离去。在夜阑更深之际,他折来一枝梅花。独自睇赏。这梅花莫不是她留下的影子吗?那样冷艳,那样莹洁,那样让他心醉向往……

这首词是为怀旧之作。旧地重游,凤去楼空,长夜难眠,芳魂不至,不免引起登临人的感伤。本词中作者抒发了对已经远离、遍寻不着的一个曾被他所眷恋的人儿的留恋与怅惘之情。

上片叙述倚栏远眺,青山绿水依旧而却人事全非,恋人像暮雨朝云一样杳无影迹,一去不复返。下片是写作者在月光下因思念情切而产生幻觉,幻想自己的恋人化为仙女,乘鸾凤飞升,盼望她月夜归来举杯畅叙,尽诉心中的离愁别恨,重拾旧梦,一个夜晚就快过去了,但是仍然见不到想念的人到来,只好一个人孤独地对着自己原来已经折好了的,准备送给心上人的梅花边观看边发呆,暂时把它当作恋人魂魄所化吧。怀念之深,孤独之感溢于言表。情真意切,委婉曲折,凄美动人。

本词意境鲜明,情感真挚而婉转,一点也不显得晦涩。下片想象恋人已成仙跨鸾凤,可以体会出词人的钟情和美好的祝愿。直到“更阑”,还一直在企盼,等待,由此可以看见作者的深情。

“折得梅花独自看”句意极其含蓄隐晦,需要点明。这句抒情可以说是点睛之笔,一是化用姜夔《疏影》词中王昭君精魂月夜归来化作梅花的意境,折一枝梅花并且把它当作是恋人的精魂所化以便慰藉一下自己相思若渴的心。

另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化用陆凯折梅寄友的典故,想折梅寄给恋人而又不知恋人人在何处。从整首词的意思看来,应该是以前一层意思为主。所以词中韵味极其深远。

著名词评家周颐对此词评曰:“潘紫岩词,余最喜《南乡子》一阕,小令中能转折,便有尽幅千里之势……歇拍尤意境幽瑟”(《惠风词话续编》卷一)。

词牌《南乡子》,唐教坊曲名。又名《好离乡》、《蕉叶怨》。原为单调,有二十七字、二十八字、三十字各体,平仄换韵。单调始自后蜀欧阳炯。南唐冯延巳始增为双调。冯词平韵五十六字,十句,上下片各四句用韵。另有五十八字体。双调五十六字,前后阕各四平韵,一韵到底。


【诗词欣赏】《南乡子.怀旧》赏析 - 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