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月美文博客

让博客充满文学的韵味,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中天香月的原创美文,若有喜欢者,将美文转走时,请一定注明该文的出处及本人的芳名。另外,请不要将我的原创美文用于商业用途。谢谢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诗词欣赏】《夜游宫.萧娘书信》赏析  

2014-10-10 09:03:25|  分类: 诗词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词欣赏】《夜游宫.萧娘书信》赏析 - 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夜游宫·萧娘书信》赏析


叶下斜阳照水。卷轻浪、沉沉千里。桥上酸风射眸子。立多时,看黄昏、灯火市。
    ⊙●○○●▲ ◎⊙● ⊙○⊙▲ ⊙●○○●◎▲ ◎⊙⊙ ●○⊙ ⊙◎▲
  古屋寒窗底。听几片、井桐飞坠。不恋单衾再三起。有谁知,为萧娘、书一纸。

◎●○○▲ ●⊙◎ ⊙○○▲ ⊙●○○◎⊙▲ ◎⊙⊙ ●⊙⊙ ⊙◎▲

——宋·周邦彦


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市)人。北宋词人。少年落魄不羁,后在太学读书,宋神宗时因献《汴京赋》为太学正。哲宗时任庐州教授、知溧水县、国子主簿、秘书省正字。徽宗时仕途较坦荡,先后为校书郎、议礼避榆讨、大晟府提举,为朝廷制礼作乐。现存词二百余篇,多写男女之情和离愁别恨,内容较为单薄,调子很低沉。其词承柳永而多有变化,市井气少而宫廷气多,词风也比柳永更典雅含蓄,且长于铺叙,善于熔铸古人诗句,辞藻华美,音律和谐,具有浑厚、典丽、缜密的特色。他是大晟词人的代表,是婉约派和格律派的集大成者,开南宋姜夔、张炎一派词风,对后世影响很大。

这首词是即景抒情之作。写词人接到情人(萧娘)一封信后的沉痛情绪。落叶、斜阳、江水,千里不绝,是立在桥上的词人视角所及。而江水“沉沉千里”,是词人心潮的表征。由“斜阳”而“黄昏”,而“灯火”,揭示出词人长久地伫立于冷风之中,酸泪欲滴。下阕写室内愁怀。古屋寒窗,凄凉森冷但“不恋单衾再三起”的原因,却是“萧娘书一纸”!结尾点出主旨。

词译:一抹斜阳透过树叶照在水面,江水翻卷着细细的浪花,深沉地流向千里之外。桥上的寒风刺人眼目,令人神伤。我伫立已久,眼看着黄昏将尽,街市上亮起了灯火点点。

陈旧的小屋里,我卧在寒窗之下,听到了井边几片梧桐落地的声响。不贪恋这薄薄的被子,几次三番起身下床。有谁知道我如此心神不安,辗转难寐,全是因为她的一封书信。

本词为怀人之作。词描写主人公在深秋黄昏伫立桥上凝望,久久不动,表现其心事重重,结尾才点明此番情状是因为接到了情人的一封书信。结构巧妙,颇见匠心经营之功力。

本词刻画了一个深情形象,极力突出词人内心的惆怅和相思。依旧是周邦彦的惯用手法,到最后才将谜底说出来。原来是旧日情人寄来一纸书信,才引出许多事情。

上片写主人公黄昏时伫立在桥头,极目远眺的情景。词的开始两句,词人描写了眼前的深秋黄昏景色,只见枯叶飘零,斜阳残照,水面上泛起细微的鳞波,溪流缓缓地流向远方。这两句点明了时间和地点,深秋时节,饱受思念之苦折磨的主人公越发觉得愁苦不堪,心中的愁思绵绵不尽。

后面的四句写词人静静地伫立在桥上,在萧瑟的秋风中凝望着不远处已是华灯初上的闹市,久久不愿离开。从场景描写上来看,上片着重描写的是室外景物,笔墨亦粗亦细、或浓或淡,将一幅夕阳西下,一个受相思之苦的人,不顾萧瑟秋风的侵袭,伫立桥上远眺的画面刻画得极其传神。

从“斜阳照水”到“灯火市”,时间从午后推至黄昏最后到夜晚,其表达的感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加深。
    下片写室内情景,词人深夜独处,辗转不能寐。开始三句写夜晚之寂静,静到连庭院里的梧桐树叶飘落的声音都能听见。此时,词人已经回到屋里,只有古屋寒窗陪伴着他,因此他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夜的寂静,烘托出词人的孤寂,反过来又更加体现了词人内心的不平静,深化了感情。“不恋单衾再三起”一句,点明本篇的主旨。

“单衾”暗指词人一个人孤孤单单;“再三起”三字,把词人心神不宁、辗转难眠的情景刻画得形象逼真,揭示了他复杂的内心活动。最后三句,写希望得到心上人的书信之心切。
    本词以时间的转换为线索,由午后写到黄昏,由黄昏写到入夜,再由入夜写到深夜,场景也不断发生变化,从室外到室内。就在这些转换中,词人的情感不断加强,直到篇尾迸发出来。

本词写梦,一反以往先梦后醒的手法,而是点明“叙别梦”,再以平缓的语气略叙梦境。上片叙梦。“扬州一梦”暗示十年欢爱永诀。“叙别梦”三字勾连今昔,写词人梦中与杭州姬妾相晤,诉说西楼永诀,十年梦醒之种种悲欢,真乃梦中叙梦,悲上添悲。

“云淡”四句具体描摹梦中情景,依然在西楼欢会,拂晓时分云淡星稀,乌鹊悲啼,催促着情侣离别,于是河桥伫立,执手惜别,情话绵绵。

下片写梦醒后的离愁。“雨外”三句,就是写醒后听到的雨声、蛩声传情,想象蟋蟀声如织机穿梭声,遂推想细织多少霜丝,巧妙地写出自己感物伤怀,离愁染白鬓发。

“说与萧娘”,乃指借蟋蟀悲啼转告杭州姬妾,给词人双鬓细织多少霜丝,她自然不会知情,亦是一种奇想。最后“向长安”三句,以词人遥望杭州,寄情爱姬,独对秋灯,忧愁衰老为结,点明怀思对象乃杭州姬妾,以无言凄寂的相思传达不尽的哀愁。

陈洵在《海绡说词》谓此词“沉朴浑厚,是清真后身”。确实如此,是梦窗词又一风格。

前人评周邦彦的词,多认为其词之风格为富艳、典丽,细密多变,但这首词作却写得颇为明快晓畅,用近乎白描的手法,把相思之情叙写得相当动人。

首二句,“叶下斜阳照水,卷轻浪、沈沈千里”。

词人描述眼中所见之情景,那西下的夕阳,余晖透过了树叶,把斑驳的阳光洒在水面上;再往前看,江水翻卷着细浪缓缓地迤逦而去。这两句点明了时间、地点,为思念之情缠身的词人,恰逢薄暮时分,更觉愁思难耐,悠悠不尽的愁思,亦如眼下流淌不绝的江水。

后四句:“桥上酸风射眸子。立多时,看黄昏,灯火市”。

原来此时词人是伫立在桥上。词人目光迎着刺眼的秋风,凭栏远眺,疑望着黄昏时分华灯初上的闹市,久久没有离去。

词作的上片,词人的笔触侧重描绘室外之景,以粗细相结合、浓淡相宜的笔墨勾勒出一幅黄昏夕阳下之画,一位为相思所苦者,久久伫立桥头,迎着萧瑟秋风,疑神远眺的情景。

词的第三句中“酸风射眸子”,系借用唐诗人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诗中句子:“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李诗是叙写金铜仙人离汉宫之凄婉情态,词人借用此句,不无借此表露自己思念的悲苦之情。

词作的下片,词人的笔触转而叙写室内情景。

“古屋寒窗底,听几片、井桐飞坠”,此时已是夜阑人静,词人也已回到屋中,伴随他的是古屋寒窗,他辗转反侧,为思念之情所困扰,无法入眠,井栏上坠落下的梧桐叶声,不时地传入耳际。

词人描述眼中幽凄的环境和卧听萧萧落叶,正映衬了自己的孤寂与思慕之苦。

后四句:“不恋单衾再三起。有谁知,为萧娘,书一纸”。“萧娘”,唐人以之为女子泛称,犹男子为“萧郎”。后亦沿用。唐诗人元稹《赠别杨员外巨源》诗:“揄扬陶令缘求酒,结托萧娘只在诗”。

这四句是说,夜不成寐,辗转反侧,都是为了思念心上之人。思念至极,不顾天寒,起而挥笔倾泻自己的情感,抒发自己的相思之情。“再三”二字,极言天寒犹不能阻拦自己。

陈洵《海绡说词》论此词曰:“桥上则‘立多时’,屋内则‘再三起’,果何为乎。‘萧娘书一纸’,惟己独知耳,眼前风物何有哉。”可参考。

    《夜游宫》,词牌名。调名可能取汉成帝“宵游宫”意。《清真集》入“般涉调”。双调五十七字,前后片各四仄韵。

【诗词欣赏】《夜游宫.萧娘书信》赏析 - 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