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月美文博客

让博客充满文学的韵味,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中天香月的原创美文,若有喜欢者,将美文转走时,请一定注明该文的出处及本人的芳名。另外,请不要将我的原创美文用于商业用途。谢谢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诗词欣赏】《过秦楼.水浴清蟾》赏析  

2014-09-19 08:40:32|  分类: 诗词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词欣赏】《过秦楼.水浴清蟾》赏析 - 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过秦楼·水浴清蟾》赏析


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  ⊙○○●  ●●●○○▲  ○○●●  ⊙●○○  ●●●○○▲

人静夜久凭栏,愁不归眠,立残更箭。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 
  ○●●●○▲  ○●○○  ⊙○○▲  ●○○●●  ○○○●  ●○○▲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消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梅风地溽,虹雨苔滋,

○●●  ●●○○  ⊙○○●  ●●●○○▲  ○○●●  ⊙●○○   

一架舞红都变。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  ○●○○●○  ○●○○  ⊙○○▲  ●○○●●  ⊙●○○●▲

——宋·周邦彦


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市)人。北宋词人。少年落魄不羁,后在太学读书,宋神宗时因献《汴京赋》为太学正。哲宗时任庐州教授、知溧水县、国子主簿、秘书省正字。徽宗时仕途较坦荡,先后为校书郎、议礼避榆讨、大晟府提举,为朝廷制礼作乐。现存词二百余篇,多写男女之情和离愁别恨,内容较为单薄,调子很低沉。其词承柳永而多有变化,市井气少而宫廷气多,词风也比柳永更典雅含蓄,且长于铺叙,善于熔铸古人诗句,辞藻华美,音律和谐,具有浑厚、典丽、缜密的特色。他是大晟词人的代表,是婉约派和格律派的集大成者,开南宋姜夔、张炎一派词风,对后世影响很大。

这是一首即景思人之作。先写秋夜之景:夜空里一弯新月,凉风使树叶晃动,街头人马声已归于沉寂。这唤起对美好往事的回忆,当年凭栏闲看她的娇憨可爱,历历在目。又转写今日孤独,离别后天各一方,音信阻隔,连梦也无。又写所思之人:自别离后怕梳妆,镜里容颜日瘦,“梅风”三句在景语中进一步表述人生来都要自然老去的不可抗拒。接下说自己为了所思之人而伤感,只能数着稀落的星星发呆。此词深婉缠绵地表现了男子思念情人的细腻真情,很有意识流的色彩。

本篇当是周邦彦于宋哲宗元祐八年至绍圣三年在知溧水县时所作,是怀人之词。大概是词人想念汴京的旧情人,慨叹千里分隔,不能厮守。

“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清蟾”,代指月亮。中国古代神话说月亮里住着一只蟾蜍,故月亮又称“蟾宫”。起首三句写夜景,街道上车水马龙的声音刚刚消失,月亮像是从水里洗过一样,清洁明亮,晚风吹过树叶,发出悦耳的声响,空气清凉。“叶喧凉吹”四字,自李商隐《雨》诗“秋池不自冷,风叶共成喧”化出,而凝练华美过之。“露井”,是人家庭院里露天的井台。“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从杜牧《秋夕》诗“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化出。着一“笑”字,顿有飞舞之势,“惹破”亦富动感。周邦彦善于化用前人佳句,而能推陈出新。

“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

愁人能奈此良夜何!“笑扑流萤”的那些人儿安静下来了。只有我一个人,倚着栏杆,静静地倾听漏壶的水都滴尽了,还是睡意全无。如此良夜,竟然愁不能眠。所愁何事?原来是在哀叹时间流逝太快,许多年竟然在一瞬间过去了。当年的情人,如今相隔千里,彼此间连寄一封书信都难,连梦也变得沉重,梦魂难以飞越关山相见。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

许久未曾相见了。只是从你的书信中,知道你近来梳头时叹息头发比从前稀疏,照镜子时感叹容颜比从前憔悴。你在信中说,渐渐地都没有梳妆打扮的心思了。“匀染”,这里是指女子在脸上涂抹饰品。“趁时”,是赶着早上起来化妆。“梅风地溽,虹雨苔滋”八个字,是江南风景。据此,可以判断本篇作于知溧水县任上。溧水地近长江,梅雨季节,雨水过多,地面自然是湿的,连清风都带有水的气息,雨后将晴,苔藓便在湿地上疯长。就在这样的梅雨季节里,篱笆架上已是绿肥红稀。“一架舞红都变”,于花而言,如何可以,然而竟是如此斩截!于人而言,难以接受、却又不能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是错愕,更是痛惜。

“虹雨苔滋”,这里是用杜甫《雨四首》“楚雨石苔滋,京华消息迟”的语典,暗寓江南与京师乖隔,有情人音信全无。“舞红”一词,是从孙光宪《浣溪沙》词“花渐凋疏不耐风。画帘垂地晚堂空。堕阶萦藓舞愁红”化出。“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三句,词的意境亦与孙光宪词略同,而警策过之。

“谁信无憀,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无憀”,同“无聊”。又有谁知道我都是为了她呢,为了她才如此惆怅感伤,为了她才如此情何以堪。这都只因为牵挂她的缘故,我才变得比才尽了的江淹、伤心过度损坏了身子的荀粲还要不堪啊。

“才减江淹”和“情伤荀倩”,是两个著名的典故。《南史·江淹传》里说江淹少年才俊,以文章著名,晚年才思衰竭,曾经梦见张协向他索要怀中锦绣,郭璞向他索要五色笔,从此再也写不出好文字,时人谓之“江郎才尽”。

荀粲,字奉倩,西晋人。《世说新语·惑溺》篇说荀粲与妻子极恩爱,妻子不幸在冬天得热病,荀粲就赤身走到屋外将身体冷却下来,回到屋里用自己的身体给妻子降温。妻子死后不久,荀粲也死了。刘孝标注引《粲别传》说,妻子死后,荀粲过于伤心,朋友傅嘏前来吊唁,看见荀粲不哭但是神魂黯然,就和他说,“你的妻子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儿罢了,又没有什么特殊才学。这样的女人,何愁不能再找一个阿?你有必要这样伤心吗?”荀粲说:“佳人难再得啊!我那妻子虽然不敢说是倾城倾国貌,但只怕世间也不容易找到的。”荀粲终因伤心过度而死。死时年仅二十九岁。

叹息也罢,伤心也罢,终有何用呢?一个人静夜独坐,猛抬头,只见银河西沉,天边残存着稀稀拉拉的几颗寒星而已。“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二句,承上片“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三句,中间穿插许多感叹,如此前后遥相呼应,章法亦奇。

本篇不过是相思艳情之作,上下两片浑然一体,由月夜写起,写月下相思,无心睡眠,独自惆怅到天明,往日恩情萦怀在心,终究不能忘却。通篇以月夜为线索,由入夜写到天将亮时,别后相思,当下无聊,都在月下娓娓叙出。

李攀龙评价本篇说:“出口成词,平平铺叙,自有一种闲情,不当以凡品目之。”(见《草堂诗馀隽》所引)

陈廷焯《云韶集》评价本篇:“婉约芊绵,凄艳绝世,满纸是泪,而笔墨极尽飞舞之致。” 周济《宋四家词选》里说:“‘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入此三句,意味淡厚。”

此词通过现实、回忆、推测和憧憬等各种意意象的组合,抚今追昔,瞻念未来,浮想连翩,伤离痛别,极其感慨。词中忽景忽情,忽今忽昔,景未隐而情已生,情未逝而景又迁,最后情推出而景深入,给读者以无尽的审美愉悦。

这首词,上片由秋夜景物,人的外部行为而及内在感情郁结,点出“年华一瞬,人今千里”的深沉意绪,下片承此意绪加以铺陈。全词虚实相生,今昔相迭,时空、意象的交错组接跌宕多姿,空灵飞动,愈勾勒愈浑厚,具有极强的艺术震撼力。

这首词的内容主要是追忆相恋的女子、表达其相思之情深。写得很有特色。词人通过现实、回忆和推测想象等各种意象的组合,让时间、地点、人物、感情一齐随之变化,抚今追昔,浮想连翩,伤离痛别,极其感慨。词中忽景忽情,忽今忽昔,景未隐而情已生,情未逝而景又迁,充分显示了人物感情的发展过程,给人以无尽的审美愉悦。

词的末尾句“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再次表明了时间,此时此刻也是天将破晓了,只是在天际明亮的银河下,还能看得见几颗稀疏的星星在闪烁着。这里暗示词人因思念情深,乃至于整个晚上是凭栏至晓,通宵未睡。可见其情之深婉沉痛。

《过秦楼》,词牌名。调见《岳府雅词》,作者李甲。因词中有“曾过秦楼”句,遂取以为名。109字,前11句5平,后11句4平后1、2、4、5、9句是领字格。据《词谱》考证,周邦彦《片玉词》,后人把他的《选官子》词刻作《过秦楼》,各谱遂名周词《选官子》为仄韵的《过秦楼》。但两体不一,不能将《过秦楼》调另分仄体韵。苏武慢:又名《选官子》、《选冠子》、《惜余春慢》、《仄韵过秦楼》。


【诗词欣赏】《过秦楼.水浴清蟾》赏析 - 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