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月美文博客

让博客充满文学的韵味,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中天香月的原创美文,若有喜欢者,将美文转走时,请一定注明该文的出处及本人的芳名。另外,请不要将我的原创美文用于商业用途。谢谢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诗词欣赏】《洞仙歌.泗州中秋作》赏析  

2014-08-30 08:02:57|  分类: 诗词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词欣赏】《洞仙歌.泗州中秋作》赏析 - 中天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洞仙歌·泗州中秋作》赏析


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永夜闲阶卧桂影。露凉时、零乱多少寒螀,

○○●●  ●●○○▲  ●●○○●●▲  ●○○  ○●○●○○

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

○○●  ○●○○●▲

水晶帘不下,云母屏开,冷浸佳人淡脂粉。待都将许多明,付与金尊,

●○○○●  ○●○○  ●●○○●○▲  ●○○●○○  ●●○○

投晓共流霞倾尽。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

    ○●●○○○▲  ⊙○●○○●○○  ●●●○○  ●○○▲

——宋·晁补之


晁补之,北宋时期著名文学家。字无咎,号归来子,汉族,济州巨野(今属山东巨野县)人,为“苏门四学士”(另有北宋诗人黄庭坚、秦观、张耒)之一。

晁补之出生于文学世家。真宗时晁炯声名显赫,此后,“晁氏自迥以来,家传文学,几于人人有集”。晁补之从弟晁冲之也是著名江西诗派诗人。晁补之的文风和为人都深受苏轼的影响,他十七岁时,随父亲晁端友赴任杭州新城令,著《七述》一文,记述钱塘风物。时任杭州通判的苏轼是其父亲好友,称赞此文时感叹说“吾可以搁笔矣”,又赞他“于文无所不能,博辩俊伟,绝人远甚,将必显于世”。后来晁补之通判扬州时,适逢苏轼知扬州,两人有不少唱和之作。

晁补之工于书画,能诗词,善属文,与张耒、黄庭坚、秦观并称为苏门四学士,与张耒并称“晁张”。有《鸡肋集》《晁氏琴趣外篇》传世。

这是一篇即景抒情的佳作。作者借中秋之月,抒发人生悲凉的感叹。开头写中秋夜开始时因为云合,未见月轮。一会儿,万倾碧波上飞起一轮明镜。月华明朗,洒满阶庭。此时先抑后扬,给人一种期待后的喜悦。词人“床卧”赏月,由“露凉”而想到寒蝉,而想到自己的失意与飘零,“惟有蓝桥路近”只有那些青楼歌妓能体谅我的苦衷,无限凄凉在心中!下阕写室内与“佳人”共赏。境界仍极凄冷。结尾三句写登楼赏月,“玉做人间,素秋千顷”作豪放之语,表现出词人超越尘世,愿欣赏千里清景的疏放情怀。此作首尾呼应,中间虽然凄清,整体上,仍属疏放达观之作。

词译:青色的烟云,遮住了月影,从碧海般的晴空里飞出一轮金灿灿的明镜。长夜的空阶上卧着挂树的斜影。夜露渐凉之时,多少秋蝉零乱地嗓鸣。思念京都路远,论路近唯有月宫仙境。

高卷水晶帘儿,展开云母屏风,美人的淡淡脂粉浸润了夜月的清冷。待我许多月色澄辉,倾入金樽,直到拂晓连同流霞全都倾尽。再携带一张胡床登上南楼,看白玉铺成的人间,领略素白澄洁的千顷清秋。

这首《洞仙歌》是晁补之于公元1110年(宋徽宗大观四年)中秋作于泗州(宋时属淮南东路)。作者时任泗州知州。此词为作者绝笔之作。

此词通篇都写赏月。上片开头写词人仰望浩月初升情景。

首二句化用了李白诗中“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的句意,“青烟”指遮蔽月光的云影。夜空像茫茫碧海,无边无际;一轮明月穿过云层,像一面金镜飞上碧空,金色的光辉照亮了天上人间。“飞”字写乍见月之突然升起,使人感到似是何处飞来,充满惊异欣喜之情。“永夜”三句,通过永夜、闲阶、凉露、寒蝉等物象,极写月夜的静寂清冷,描绘出一幅充满凉意的,悠长寂寞的中秋月夜图,烘托出词人的孤寂心境和万千感慨,流露出词人对美好月色的珍惜眷恋。

以下两句,写了因望月而生的身世感慨。词中引用,以蓝桥神仙窟代指蟾宫月窟。这两句意思是说,京城邈远难至,倒是这一轮明月,与人为伴,对人更加亲近。作者为苏门四学十之一,曾三次任京官,后面两次都是因为牵连党争而去职,被贬外郡;作此词前不久词人虽得脱出党籍,起任泗州知州,但朝中已无知音。“神京远”的“远”,主要是从政治的含意说的。

上面这几句赞美眷恋中透出了几分凄清。这时作者已五十八岁,前次去官回家,就已修葺归来园隐居,自号“归来子”,忘情仕进,此词对仕途坎坷,也仅微露怅恨而已,全词的主调,仍然是旷达豪放的。两句明白点出孤寂心情,意脉紧接上文,而扬景则由环境景物转到望月抒怀。

下片转写室内宴饮赏月。卷帘、开屏,都是为使月光遍满,为下文“付与金尊”预作地步,表现了对明月的极端爱悦。“淡指粉”的“淡”字也与月光极协调。水晶做成的帘子高高卷起,云母屏风已经打开,明月的冷光照入室内,宛如浸润着佳人的淡淡脂粉。筵上的人频频举怀,饮酒赏月,似乎要把明月的清辉全部纳入金尊之中,待天晓时同着流霞,一道饮尽。

这里把月下筵面的高雅素美,赏月兴致的无比浓厚,都写到极致。月光本来无形。作者却赋予它形体,要把它“付与金尊”,真奇思妙想也。天晓时分,月尚未落,朝霞已生;将二者同时倾尽,意思是说赏月饮酒,打算直到月落霞消方罢。

结尾写登楼赏月,由室内转到室外。夜更深,月更明,虽然夜深露冷,作者赏月的兴致不但没有衰减,反而更加豪壮。这时他想起《世说新语·容止》记载的一个故事:晋庾亮武昌,尝秋夜与诸佐吏殷浩之徒南楼赏月,据胡床咏谑。作者觉得庭中赏月不能尽兴,所以要象庾亮那样登上南楼,去观赏那月光下如白玉做成的人无际素白澄澈的清秋气象。古代五行说以秋配金,其色白,故称秋天为素秋。用“玉做人间”比喻月光普照大地,可谓奇想自外飞来。它既写月色,也暗含希望人间消除黑暗和污浊,像如玉的明月一般美好之意。“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作豪放之语,两句包举八荒,丽而且壮,使通篇为之增色。

全词从天上到人间,又从人间到天上,天上人间浑然一体,境界阔大,想象丰富,词气雄放,与东坡词颇有相似之处。全词以月起,以月结,首尾呼应,浑然天成。篇中明写、暗写相结合,将月之色、光、形、神,人对月之怜爱迷恋,写得极为生动入微。

此词是中秋观月之作,当与《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张孝祥《念奴娇.洞庭青草》二词分鼎三足,并传千古。词人之笔,从天上写起,以“碧海”拟苍天,新颖可喜;一个“飞”字,更极见天骄之势。接着写道人间:月影印阶,寒蝉呜露,叹京都路远,怜明月光近。下片再将笔锋转向天上。词人突发奇想要将无形的月光化作有形之物倾入金樽,待天晓共朝霞一同饮尽。写赏月这已到了极致,然词人兴致正浓,豪兴正盛,末了更将天上人间打成一片,把月光笼罩的大地想象为玲珑玉轮再造的晶莹世界。全词无一句无月,骨秀神清,真乃“冰魂玉魄,气象万千”。结尾两句,更是今古艳传。

清人黄蓼园评论说:“前段从无月看到有月,后段从有月看到月满,层次井井,而词致奇杰。各段俱有新警语,自觉冰魂玉魄,气象万千,兴乃不浅。”(《蓼园词选》)

苕溪渔隐曰:凡作诗、词,要当如常山之蛇,救首救尾,不可偏也。如晁无咎作的中秋词《洞仙歌》辞,其首云:“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永夜闲阶卧桂影。”固已佳异。其后云:“待都将许多明,付与金樽,投晓共流霞倾尽。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若此,可谓善救首尾者也。至朱希真作中秋《念奴娇》,则不知出此。其首云:“插天杨柳,被何人推上,一轮明月?照我藤床凉似水,飞入琼台银阙。”亦已佳矣。其后云:“洗尽凡心,满身清露,冷浸萧萧发。明朝尘世,记取休向人说。”此两句全无意味,收拾得不佳,遂并全篇气索然矣。(《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九)

毛晋说:无咎虽游戏小词,不作绮艳语,殆因法秀禅师谆谆戒山谷老人,不敢以笔墨劝淫耶?大观四年卒于泗州官舍。自画山水留春堂大屏上,题云:“胸中正可吞云梦,盏底何妨对圣贤?有意清秋入衡霍,为君无尽写江天。”又咏《洞仙歌》一阕,遂绝笔。(《晁氏琴趣外篇》跋)

洞仙歌》,原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乐章集》兼入“中吕”、“仙吕”、“般涉”三调,句逗亦参差不一。晁补之此词为变格,前片第二句作上二、下三句法,后片第四句加衬字。


【诗词欣赏】《洞仙歌.泗州中秋作》赏析 - 中天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链接地址:http://diary.goodmood.cn/2014/0830/9_141668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