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月美文博客

让博客充满文学的韵味,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中天香月的原创美文,若有喜欢者,将美文转走时,请一定注明该文的出处及本人的芳名。另外,请不要将我的原创美文用于商业用途。谢谢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诗词欣赏】《解佩令.自题词集》赏析  

2014-01-31 15:23:08|  分类: 诗词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词欣赏】《解佩令.自题词集》赏析 - 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解佩令·自题词集》赏析
 

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老去填词,一半是,空中传恨。

⊙○⊙●       ⊙○⊙●        ●○○        ⊙●○○▲         ⊙●○○        ●⊙⊙     ⊙○○▲ 

几曾围、燕钗蝉鬓?

⊙○○     ⊙○⊙▲
      不师秦七,不师黄九,倚新声、玉田差近。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红粉。

⊙○⊙●         ⊙○⊙●      ●○○          ●○○▲        ⊙●○○         ●⊙●      ⊙○○▲

料封侯、白头无分!

 ●○○        ●○⊙▲

——清·朱彝尊

 

朱彝尊,清代诗人、词人、学者、藏书家。字锡鬯,号竹垞,又号驱芳,晚号小长芦钓鱼师,又号金风亭长。汉族,清,秀水(今浙江嘉兴市)人。

这首词,传诵最广的是“不师秦七,不师黄九,倚新声玉田差近”,时常在文章中被引用来说明朱彝尊填词的风格取向,浙西词派的宗风所在。然而,断章取意总是有所割裂,有所遮蔽。这凭空摘取出来的一句,只表明了朱彝尊的词风渊源,时常让人忽略了他“空中传恨”的哀伤。

这首词只是真实再现了一种男人本色,受无数人的追捧,很多词选本里,都有它,成了朱氏的代表作,真不知道是弄这些选本的人是男人的原因,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这首词就成了作者的代表作了。其实,这首词只是真实再现了一种男人的本色,老男人回想一生,难免生出壮志未酬感慨,悲凉沉郁激愤是自然的。

这首词为什么被推为朱彝尊的代表作,其实它确实与浙西词派所倡言的词风相去甚远,可它却体现了词人的真性情,作者康熙二十二年入值南书房备受恩宠,因此在词论上认为词宜于嬉戏逸乐,以歌咏太平,可从这首词中却可以看出其实词人的内心世界也不乏愤懑,这就是真性情的流露,比起那些空标醇雅实则无趣的唱和之作要耐人寻味。

上片言身世,言创作之动机,起拍凌空劈头而来,“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 劈首便以慷慨悲凉之态具言前半生辛酸际遇,有侠客风范。“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正是他这一段非常生涯的概括描述。如此高远深沉的理想,多年研讨经世的学问无用武之地,如此羁愁潦倒的生涯,折戟沉沙后,怎不吟出“把平生涕泪都飘尽”的悲凉无奈?接着写此身已老,只有拿笔填词抒发心中的愤懑,曾几何时,珠围翠绕,在花间柳外中醉生梦死地活着。从貌似轻倩的文字间更能体会到作者胸中的不平和悲愤,朱明王朝恢复无望,历史的车轮不可逆转。

如此看来,首三句即以饱含悲郁的身世感为全篇奠定了并不“清空”的基调,后文“老去填词,一半是、空中传恨。几曾围、燕钗蝉鬓”也便不是风流倜傥之意气的表述,反而恰恰可从貌似轻倩的文字间为其坎壈际遇寻得旁证和补充。“老去填词”是功业未成的无奈抉择,而其中竟有一半是为法秀所呵的“空中语”,这岂不正说明他是藉“醇酒妇人”以抒胸中块垒。词人声明自己未有过“偎红依翠”之生活体验,其实也正是声明以种种香艳面貌问世的词中“别有志意存焉”(朱彝尊《乐府补题序》),而此一种“志意”我们已可自前文窥见消息了。

该词言创作之动机,过片即直逼出作者心目中的榜样来。问题在于,如果这“榜样”只是艺术宗法上的,而不带有人格精神上的成分,他应该选择自己最尊奉的“词莫善于姜夔”(朱彝尊《黑蝶斋词序》)的白石道人为标准的,即“不师秦七,不师黄九,倚新声、白石差近”。可是事实不然,他把“可与白石老仙相鼓吹”的张炎作为心摹手追的对象,这一选择当然颇具苦心的,其原因盖在于朱彝尊与张炎的诸多相似处。所以,与其视之为词学宗尚之自我表白,毋宁当作一种冰清玉洁之抱负的追慕更妥当些。  
  过片写我不学那黄山谷,也不学秦少游的词风,我填词和张玉田差不多。选择张炎,其原因在于朱氏与张炎的诸多相似处,两人都是浙江人,张炎也是王谢子弟,经历了南宋的亡国之痛,也曾抗争强势入主之异族,到后来,落魄纵饮,醉卧花间,与朱氏时经历怀抱完全吻合,朱对他自然惺惺相惜。所以跟着写他也学玉田,落拓游荡江湖,画船载酒,沉溺在温柔乡中。煞拍写报国封侯,只怕到老也没有分了。当然,他的反清复明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了,所以词的结尾流露出英雄无路,浊泪湿青衫的苍凉情怀。全词苍凉激越,有人说它是《离骚》之变相,是有一定的道理。

朱彝尊为人特稳重谨慎,此是他性格中由诸多因素陶铸成的“雅”的重要侧面。对于以上那种一转念即可明瞭的几乎可称为“直白”的志趣之自供,他是多少存有一种忌惮和畏怯的。以故,在结末处他高扬“歌筵红粉”、“封侯无分”等文人常见的情调,这其实是对前文锋锐处的一种“稀释”,或曰涂一层“保护色”。他当然希望世人将此视为“清空”一类的述怀咏志之作以免贾祸的。对此种深心不明察而徒然称其“清空”,岂非正中朱彝尊的下怀。 

综而观之,全词悲凉激愤,潜气内转,沉郁之情毕见,毋论从审美特征抑或从人格精神上都不见“野云孤飞,去留无迹”的“清空”风调。不能因为作者主张“清空”,就说这首词是清空的代表作,它一点也体现不出“野云孤飞,去留无迹”的清空虚灵之风气。但,全词妙就妙在他描写貌似寻花问柳,花天酒地的生活来发泄他心中的悲愤,苍凉激越,有《离骚》的遗风。这种反语写法别出心裁,也因为如此,这首词为许多人青睐。这首词,相对朱彝尊其他的作品来说,风格相对显豁,直抒胸臆。把一生的抱负与辛酸、遭遇与追求,浓缩在了这六十六个字中。

词牌《解佩令》,又名《解冤结》。调名取于郑交甫在汉昦遇神女解佩相赠之事。本调六十七字。首为四字对句,不用韵,与《鹊桥仙》起二句同。第三句八字,上一字豆,与《绵缠道》后半第四句同(《词律》于第三字作豆,实非)。第四句与 《锦缠道》首句同。第五句七字,上三下四,与《鹊桥仙》末句同。第六句亦七字,与《锦缠道》第三句同,惟第六字可仄。后片首亦四字两句,不用韵,与前片同。第三句七字,亦为上三下四,与前片结句同,惟第六字不能作仄。第四句以下,均与前片无异。上下片的第一,第二句宜用对仗或排比。

﹡﹡﹡﹡﹡﹡﹡﹡﹡﹡﹡﹡﹡﹡﹡﹡﹡﹡﹡﹡﹡﹡﹡﹡﹡﹡﹡﹡﹡﹡﹡﹡﹡﹡﹡﹡﹡﹡﹡

附注——关于“清空”词风的解释:

何谓“清空”?这个词风格论的重要范畴由张炎在《词源》中提出:“词要清空,不要质实。清空则古雅峭拔,质实则凝涩晦昧。姜夔词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吴梦窗词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拆碎下来,不成片段”。很明显,此处的“清空”是与“质实”作为对应概念出现的,所指乃是一种与秾挚绵密的“梦窗词格”背向而行的清新空灵的审美趋向。简要言之,即“洁而不腻,不著色相,显得官止神行,虚灵无滓”(方智范等《中国词学批评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98页)。但若结合古代文论传统来加以悉心体察,则“清空”二字又不止单向指称文学风格,它也同时蕴涵着对于个人品格的界定和评价的。“清”,即不沾染尘俗,面向纷扰红尘表现出一种孤傲且悖离之人生态度。“空”也不仅是“虚灵”之谓,它还意味着对繁杂世相的漠视,以至完全不在意下。以此来衡量张炎心目中的典范——姜夔的作品与人品,称之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应是契合的。

 

【诗词欣赏】《解佩令.自题词集》赏析 - 中天香月 - 中天香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