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月美文博客

让博客充满文学的韵味,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中天香月的原创美文,若有喜欢者,将美文转走时,请一定注明该文的出处及本人的芳名。另外,请不要将我的原创美文用于商业用途。谢谢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诗词欣赏】《一斛珠.美人口》赏析  

2014-01-19 09:53:12|  分类: 诗词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词欣赏】《一斛珠.美人口》赏析 - 香月 - 香月美文博客
 
 
                                《一斛珠·美人口》赏析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新歌,暂引樱桃破。

●○○⊙ ○○⊙●⊙○▲   ●○○●○○●   ●●○○ ●●○○▲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  ○⊙○●○○⊙  ●○○⊙⊙○⊙  ●●○⊙  ●●○○▲

——南唐·李煜

 

李煜,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莲峰居士等,是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的君主,故又被称作南唐后主或李后主。他工书,善画,洞晓音律,诗、词、文皆通,以词的成就最为突出。

此词为李后主当皇帝时作,足见后主至情至性,有闲情,他观察细腻入微,情感神经末梢也相当敏感,而且因为是高手,写的很随意,如同说话一样,擅于抓住细节,将艳情写的很清虚,令人暇思无限。词写的女子一张嘴,五十七个汉字,只说一张樱桃小嘴,且看他怎样说来。

词一开头,便把描写对象的一系列活动,像一幅一幅的连环画,一个一个的平镜头展现在我们面前,突出了对象的特点,强调了主人公的美丽天真、恃宠妩媚的神态,色、香、味、声俱全,虽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有一定的审美价值。使作品中所描写的生活情景,都成了主人公有意识的活动,以唤起人们生活经历中一些美好的回忆,给人以新鲜、真切、自然的审美情趣。

晨起,女子刚刚化好妆,最后一道工序就是对着镜子涂口红,点出了吟咏对象“嘴巴”。“沉檀”,是指深红的颜色;“些儿个”是当时的方言,犹如现今的语言“一点点”。她是怎样涂口红的呢?只在唇上轻轻地点了点红色的沉檀:“些儿个”口语化,写出那女子之唇只轻轻一点,便嫣红润泽,由此可见她定是淡妆也妖娆迷人了。

“向人微露丁香颗”,“颗”为花蕾,白居易《春尽劝客酒》:“樱桃落砌颗,夜合隔帘花”,正是以“颗”为花蕾的。“丁香颗”是一种别号“鸡舌香”的花蕾,它由两片形似鸡舌的子叶抱合而成,作为美女舌尖的代称。接着写女子娇态,也不知道她是撒娇还是在装怪相微笑,总之只露了下那红红的那小小的舌尖,这个动作很性感,差不多要令人销魂了。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她张开樱桃小口,开始唱歌。唱歌之前,先向人伸了伸舌头,似乎是润湿双唇,又似乎是在向人装怪撒娇。朱唇未动,先让人闻到一股口香。

上片的沉檀,丁香,樱桃把女子那张嘴写得美轮美奂了。她开始对客启唇欲唱,先微露一下舌尖,也许是一个习惯动作,也许是为了稍润唇吻,以便开唱。把歌女出场前的神态活灵活现地刻画了出来,而真正的演奏场面,词人却惜墨如金,只用了“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两句加以高度的艺术概括。读到这里,我们忍不住要去想,长了这张迷人之嘴的女人,应该什么样的女子呢?她必是个灵心慧悟,古灵精怪的可爱女子。

以“樱桃”喻美人的口,是诗词中所习用的。白居易的“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见孟棨《本事诗.·事感》),韩偓的“着词但见樱桃破,飞盏遥闻豆蔻香”(《袅娜》),都是很好的例证。

下片从歌女收场后的酒会到斜倚秀床、笑嚼红茸那种邀宠取怜的妩媚娇态,使人恍如置身其中,十分真切得看到那个活跃在画面上的女主人公。它和上片是一气呵成的,是一系列连续性的镜头,将这些镜头剪接在一起,就把描写对象的个性特征,生动而形象地刻画了出来。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两句,写歌女演唱后的酒会场景,酒喝多了,罗袖被红色而芬芳的酒沾脏了。殷色:是深红色;可:隐约之义。粘上了隐约可见的残酒,及至深杯大口时,却把衣裳污染了,这暗示她已经喝醉了。下面便写她醉后的情态,而给人印象最深的是结尾的笑唾檀郎这一富于生活情趣和喜剧情趣的细节描写。她娇慵地斜靠在秀床上,把嚼碎的红茸唾向心上的人儿。这种恃宠撒娇的神态,在以前还没有被人从生活中把它的美挖掘出来。

“秀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洋溢着深情的爱,洋溢着生活情趣的美,被词人完美地表达了出来,给人以极大的美感享受。多少人有过千百次同样的生活体验,但却没有把它的美挖掘出来,而词人却在司空见惯的平凡生活中发现了,并通过艺术的形式加以表达了,使人都感到它是心之所同感、口之所欲言,这就是词人的艺术敏感,是词人的灵心慧眼。“娇无那”:是不胜其娇,娇到无以复加的样子。“檀郎”:因为晋代美男子潘安小字檀奴,所以就有女子称自己心上人为檀郎。

她喝醉了酒,酒痕都沾湿了罗袖,变成了深红色,她喝得尽兴了,小杯不过瘾,换个大杯来喝,罗衣都弄脏了,“血色罗裙翻酒污”。写出了一个性情中的女子,如花岁月,锦瑟年华,正该她尽情享受,不然转瞬花季过,留下满地残花般的遗憾空嗟叹。煞拍,酒后无力,她醉态可掬地斜倚着绣床,嚼碎了红绒,娇嗔地笑着,朝她心爱的人儿吐去。自然,这檀郎是不会恼的哦,不然怎么来欣赏她这样的美!至此,一个娇媚可爱,又古灵精怪的女子如在眼前,那种戏谑性的动作是女子内心快乐的自然流露,足见她和她的情郎是两情相悦的,他娇宠着她。读来令人想起朱淑真的词“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她在爱人面前,风情万种为一人,千娇百媚在君侧。

整首词,只写了美人的嘴巴,由于词人手法高超,读者通过对嘴巴的描写,仿佛看到了一个充满青春的活力,娇媚而又淘气,具有万种风情的美人。李煜所塑造的这个歌女,则是有鲜明的个性特征的、有自己的心理活动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特定的人,她的娇容、情态、声音、笑貌和那喜剧性的动作,构成了她特有的典型形象,也活跃了整个画面的气氛,因而增强了作品的强烈的感染力。

手法上主要有三点,一是选择的描写对象独特,整首词写的就是美人的嘴巴;二是对细节的观察和描写,例如化过妆的美人,嘴上的胭脂只抹了一点点,例如微微露出的丁香颗,例如刚擦过的嘴唇旋即又弄脏了,例如向情郎吐红茸的媚态;三是运用口语,“些儿个”、“涴”、“无那”这些都是当时口语,运用口语就让人感到亲切,拉近了词中人物与读者的距离。李煜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能把自己的所感,用文字完完全全的表达出来,使人读来完全没有丝毫隔膜,宛如亲眼所见,亲身所感。

词牌《一斛珠》,又名《醉落魄》、《怨春风》、《一斛夜明珠》、《章台月》等。双调五十七字,上下片各四仄韵。首句或作“仄平平仄”,或作“平平仄仄”,不能犯孤平。上下片末句为九字句,于第四字逗,后三字,平仄要筒,或者“平平仄”,或者“仄平仄”。此调来源于唐明皇于梅妃的故事。据说唐明皇移情于杨玉环后,梅妃失宠。一次使臣来朝,唐明皇赐贡品一斛珍珠与梅妃,梅妃敬谢不敏,写了首《谢赐珍珠》诗云:“桂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唐玄宗读后怅然不乐,令乐府为诗谱新曲,曲名《一斛珠》。 

 

【诗词欣赏】《一斛珠.美人口》赏析 - 中天香月 - 中天香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