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月美文博客

让博客充满文学的韵味,以文会友……

 
 
 

日志

 
 
关于我

中天香月的原创美文,若有喜欢者,将美文转走时,请一定注明该文的出处及本人的芳名。另外,请不要将我的原创美文用于商业用途。谢谢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香月原创】在天堂与地狱之门前……  

2012-08-18 14:41:37|  分类: 香月原创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天堂与地狱之门前…… - 中天香月 - 中天香月的博客
 
                                                           在天堂与地狱之门前……
 
       类别:百味人生  作者:中天香月 [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2-8-17 13:21:11

      【编者按】文章借“我”的灵魂在天堂与地狱之门前的遭遇,感叹出“我”的心酸与无奈。开篇点题,引出阅读兴趣,结尾再次点题,形成前后呼应,写法独特,构思巧妙,文笔老道,文风冷峻,令人深思感慨。那些冷冽辛酸的讽喻,那些旁敲侧击的调侃,被巧妙地虚掩在神言鬼说之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妙在文外!本文虽然谈鬼论神,却与现实巧妙相映,读来有些令人心酸。最为感叹惊奇的是,真不知道进天堂的名额有限,也很欣赏进地狱的把关很严,只是,苦了那些上下求索的亡灵啊,他们可以在哪里安放与徘徊?这事,自然也难倒佛祖,他也只能仰天长叹……欣赏美文!问好作者,倾情推荐!
                                              【好心情编辑:湮华】

      上帝啊,我死之后,我的灵魂将安放何处?
                                                                      ——题记
  (一)在天堂之门前
  
  天堂之门,正南而开:壮丽无比,金碧辉煌,祥云缭绕,轻歌曼舞,仙乐悦耳。
  在进入这神仙之地的大门上,有一副对联高悬如虹。初看,有些费解,细想,不过如此。左联是:天门正南开,右联为:幸福齐北来,横批为:名额有限。唉,这天堂之门,虽是正南齐北的开着,呵呵,想进?也许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大门前的一片广场上,好一派乡镇赶集般的热闹景象:有达官贵人在交换名片,有一夜暴富者在填写支票,更有显赫政要从旁门左道簇拥而过,还有衣衫褴褛者在排队等候领取什么申请表格。看门的天使姐姐摆开八仙桌,接待十六方,对等候进入天堂的亡魂进行筛选面试。
  我抱着俊俏玲珑、秀美如花的博美犬,安详的站在天堂的大门之外,填写完了繁琐的申请书后,在等候天官的审核与批复之时,正小心翼翼地接受着门卫天使姐姐的例行面试盘问。
  “为什么想进天堂?”看门的天使姐姐拿着我的申请书,头也不抬,她艰难的辩认着歪歪斜斜的字迹,不屑一顾地发问了。这种轻蔑的口吻,让我顿觉有些受侮辱与不安之意,因为,我这颠沛流离的一生啊,饱受歧视与轻蔑,这种的氛围,我太熟悉了。
  “意外!意外啊!”生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极不情愿的样儿,生硬的回答了天使姐姐的提问。
  “意外?”这时,感到吃惊的倒是看门的天使姐姐了,她心想,进天堂还有意外!?
  “是啊!好死不如赖活着!谁不想在这世上多活几年嘛,谁想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进天堂啊!无奈,遇上车祸了。劳斯莱斯酒后狂飙,把我和我的博美犬,撞飞了。我们穷,家中也无几个钱,再加上医院抢救时费用太高,于是,稍微,稍微怠慢了一点点儿,只一点点儿……所以,所以,我们就来了。”说完,我牵着狗儿,就想迈进天堂的大门。
  “慢点哟!”看门的天使姐姐一抬手,挡住了我和狗儿跨进天堂的脚步。
  “咋的呢?我一生吃斋念佛,积德行善,信仰上帝,遵章守法,从不违法犯纪,佛说我死后是一定可以进入天堂的!”我据理力争,振振有词的说着。排了这么久的队,这机会好不容易轮到了我。千万不要错过了啊!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我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你是可以进入天堂的。但,狗儿不能进去。”看门的天使姐姐斩钉切铁的对我说。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佛不是说,大千世界,所有生命一律平等吗?前面那位矿主先生,身背多条矿工命案,递上支票就进去了;刚才那位县长大人,贪污成千上万,早该千刀万剐,递张名片也就进去了。为什么我的狗儿就不能进天堂了!你别看它不会说人话,可它很懂礼节,它会握手、敬礼、作辑、微笑、谦让,它从不干有违常理的事,它很懂为人之道,它也知书达礼,它更忠诚无比。它一生做的都是积德行善之事,它为什么就进不了天堂呢?天理啊,这还叫公平吗?”我真的急起来了,一脸通红。
  “再说了,我这狗儿跟我一辈子了,它怎么能离开我呢?”我大声地申辩时,激动得脸红脖子粗,热血冲脑门。
  “你吼啥,吼啥!这天堂之地,汇集各路神仙,不是酒馆茶馆,小心惊扰了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告诉你吧,天堂的名额已满,只剩下最后一个空缺!想想是你进去?还是狗儿进去?”看门的天使姐姐一脸的不耐烦表情,官腔味十足。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大慈大悲的观世音呀,怎么就这么巧了?该我到天堂之时,就名额满了?”看着天使姐姐一脸正经的摸样,望着“名额有限”的对联横批,此时的我,感到特别迷茫、无辜、无助,更有些委屈、失望、疑惑。
  “对啊,是你进去呢?还是狗儿进去?自己考虑一下吧。”看门的天使姐姐更加不耐烦了。原则上只能放我们中的一个进去,这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一辈子,我已经离不开这狗儿了,这狗儿也离不开我了呀!怎么能随便把我们分开呢!不行,我们是不可能分开的。我们都要进去!”我急了,努力的申辩着,并尝试牵着狗儿向天堂的大门冲去。
  “年轻人,莫着急,耐心点,听我说吧。我们这里引入了竞争机制,你与狗儿都退到一百米之外,看谁先迈进天堂的大门,谁就进去。好不好?”看门的天使姐姐给我和狗儿出了一个很公平很合理的建议。似乎无懈可击,也许真难两全其美。
  “不行。我怎么跑得过狗儿呢?它有四条腿啊!”我一口回绝了。
  “你已经死了!你与狗儿都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了!你与它的快与慢,只能看你们在世时的功德了。不是谁想快就可以快的,那是要用功德来衡量的!快些啊,我们要下班了。”看门的天使姐姐很不耐烦的提醒我说。
  “那好吧。”我想了想,无可奈何的同意了。
  我已经失望到了极点。我想,这早九晚五的作息时间表,是铁打的规矩,若是等到关门时间到了,还是进不去,下一次开门,不知是何年何月了。下一批名额也许要猴年马月才审核得出来,就是有了新的名额,说不定又要加些啥乌七八糟的条条款款,还是会把我们挡在这天堂的大门之外。我真的是好无奈啊,只好接受天使姐姐的公平建议。
  天使姐姐看我和博美犬并排站在离天堂大门百米之外,准备好后,下达了比赛开始的命令。我牵着狗儿,慢慢悠悠地从百米开外的地方悠闲的朝天堂的大门走来,我才不跑耶!我的狗儿也习惯了不紧不慢的跟在我面前。我决定送狗儿进天堂去,因为,狗儿不清楚什么是天堂,也不懂得什么是地狱,不能让狗儿到地狱去受苦呀!这狗儿一生忠于自己,还为我献出了生命,怎能让它下地狱啊!
  天使姐姐一脸鄙夷的神态,不屑的看着我们这样慢慢悠悠的走着。我知道天使姐姐是怎么想的,她心里一定在骂我这人太狡猾了,她在责骂我利用了狗对我的忠心。她也许还在想,一旦我靠近天堂的大门,我会丢下狗儿,不顾一切的加速冲进天堂之门的。
  我决定送狗儿进天堂去。为了多陪陪心爱的狗儿,所以,我故意走得很慢很慢。狗儿也习惯了与我一起散步,寸步不离。我们就这样慢慢的走着。当我再一次用眼睛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跟随了自己一辈子的狗儿时,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这狗儿一生给了我多少快乐啊!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就这样陪着我的狗儿一直慢慢的走下去。
  终于,我们来到了天堂的大门前,我给狗儿下达了停止和坐下的口令。
  天使姐姐以为我要加速冲进大门里去。她用不屑的目光扫视我,打心眼里鄙视起我来。
  同时,她也有些愤怒了。她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我这个狡猾的人,并大声的对狗儿叫道:“你别坐下来呀,赶快跑进来吧!你已经为主人献出了生命,你的灵魂与他一样不分贵贱!”
  此时,谁能真正理解我的心呢?我静静的跪在狗儿的跟前,抱着它的头,眼泪哗哗不停的流。一阵抽泣之后,长叹一声,道:“宝贝,我终于送你到了天堂的门口了。天堂,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进去吧。今后,没有了我的日子里,自有天使姐姐会好好照顾你的!去吧!”说完,我将狗儿用力一推,把它推进了天堂的大门。
  见此情景,看门的天使姐姐不由得愣住了!
  此时,祥云升腾,礼花飞舞,仙乐齐鸣,博美犬的灵魂在众位天使姐姐的迎接下,款款的升入了天堂。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我念念有词,于心不甘,仰天长叹一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旋即,我的灵魂象一片洁白的羽毛一样向地狱飘去。天堂的大门也静静的关上了。
  
  (二)在地狱之门前
  
  来到这恐怖阴森的地狱之门,只见狼哭鬼嚎,哀乐森森,愁云滚滚,阴霾沉沉,冷气缠身。令我感到无比的恐惧。
  只见大门上方也有副对联,十分有趣。左联为:恶惯满盈,请君入门,右联是:乐善好施,此地不留,横批有:对号入门。门的左边站着恐怖的牛头,门的右边立着阴森的马面;牛头舞剑,意在公平;马面挥刀,意在公正;两鬼秉公办案,气势非凡。凡亡魂到此,先由他们清理来者肮脏的灵魂,划归等级,造册登记,再分配到应该去的那层地狱之中,去洗心革面,去洗涤罪恶,去赏还活着时欠下的孽债及犯下的罪行,以便将来有机会得到超生。
  没有了狗儿的陪伴,我孤苦伶仃的只身朝地狱之门走去,阴森恐惧的景象,吓得我浑身发抖,手脚发软。但是,为了自己的灵魂得到一个归宿,也为了下一世还有可能的超生,更为了再续与博美犬的前世因缘,再恐怖,再阴森,也得去啊!
  牛头侧目,马面横视,左右而立,威武肃然。他们见我来了,立刻横刀竖剑,挡住了我去的路。大声喝斥道:“来者何人?闲得无事,莫在此逗留。这里不是你优哉游哉,休闲旅游的地方!”闻其言,惊得我浑身直冒冷汗。
  怕归怕,我还不得不赶紧上前作辑道:“小的前来报到!”
  牛头看了看手中的花名册,抬头一脸的困惑:吼道:“哦,胡闹呀!滚远些吧!好像你的灵魂不归我们这里管耶!”牛头老大生气了,心中很是不高兴,手中的剑舞得寒气逼人。
  “滚!滚到一边去玩!”马面一看牛头不高兴,也跟着来气了,不耐烦地咆哮着,手中的刀挥得金星四溅!
  “我刚到天堂去了的。没法啊。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那里,那里,早已经满员了……”我委屈的用手护着眼睛,一边后退,一边喃喃的说着,有点哆嗦,有点恐惧,有点不明原委。
  “天使妹妹她们有内部照顾名额,你不知道啊?你不会找点关系吗?”牛头点拨调侃道。“你以为天堂之门可以轻松的进去吗?没有裙带关系,你还可以拿金钱开路嘛!天堂之门还是比较好进的!不像我们地狱之门,才不凭什么裙带与金钱,就凭你在世时的德行判断。告诉你,地狱之门,想进难!想出更难!我们是不会拿原则做交易的!”牛头理直气壮的说,手中的剑舞得嚯嚯直响。
  “你他妈的,胆敢来此无理取闹!你即不符合基本条件的加分范围,当然就享受不到优惠政策的倾斜照顾。就算是摸着石头,我们也不想趟这河浑水。没有先例,谁敢收留你娃?”马面用刀把桌上的地狱一号红头文件拍得噼啪直响,打起官腔来,一点也不含糊。
  我终于听明白了。心酸了……落泪了……叹气了……想到自己一生吃斋念佛,积德行善,做尽好事,到头来,天堂入不了,地狱不收我,眼泪止不住哗哗的流。可是,一个人死了之后,他的灵魂总得有个归宿啊!
  “天堂不要我,地狱不收我。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莫非你们要我做个游魂野鬼呀?莫非你们要我做个游魂野鬼呀?”我一边喃喃的唠叨着,一边小心的往后退缩,生怕牛头马面的刀剑,失手伤到了自己。
  “我跟你说,别他妈的在我们这里胡搅蛮缠了。我们若是收留你进来,纪律检查委员会调查起来,一旦查出我俩营私舞弊,败坏风纪,我们会被阎王老爷抽筋剥皮的!谁敢收留你啊!”牛头生气了,眼睛鼓起球大。
  “收工了,收工了!下班的时间到了,我们收工了。你他妈的,胆敢在此胡搅蛮缠,扰乱地狱的正常执法秩序,小心我灭了你,再踏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牛头马面说完,哐当一声,重重的关上了地狱的大铁门,消失在黑暗中。
  
  (三)一声长叹
  
  唉——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天堂名额有限,地狱把关太严;上下求索的亡灵啊,可以在哪里徘徊?
  茫然失措的我孤零零的站在冰冷的地狱之门前,想到天堂之门已关,地狱之门也闭,一筹莫展。片刻功夫,惊吓和恐惧,让我有气无力的瘫坐在钢筋水泥的路沿上,止不住的泪水伤心的流淌起来:
  “我无钱进天堂,这叫上天无路;我无权进地狱,这叫入地无门!可怜我的亡魂啊,该安放何处?”
  朦胧中,我仿佛看见我的博美犬,幸福的端坐在天使姐姐的怀抱中,快乐的舔着它心爱的棒棒糖——我的心中感到一丝欣慰:还好,我的狗儿总算是进了天堂了!
  
  一声惊雷划过黑夜。我仿佛听见慈悲的佛祖,仰天长叹:天堂与地狱之间,为何总飘着一些无处安放的孤魂啊?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

  阅读(102) 评论(4) 摘录(0) 荐(3) 送鲜花(72) 鸡蛋(0) 得我心(5)
作者文集 打印文章 加入收藏 作品分享 授权方式:独家授权  责任编辑:湮华

 

链接地址:http://short.goodmood.cn/a/2012/0817/26_34464.html


好心情香月文集:http://www.goodmood.cn/user/237940
  评论这张
 
阅读(695)|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